双鸭山股票开户

二九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牧龙师 > 正文 第232章 陶醉
    【笔趣阁 ..cc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这位是遥山剑宗的堂主,吴枫。”白秦安立刻开口介绍道。

    那位戴着黑色纱笠的掌门点了点,却没有说话,见到行礼,她也根本不回应。

    吴枫有些尴尬,没有想到缈山剑宗的掌门这么高冷,还是说自己这个小小堂主,没这么入她的眼。

    吴枫行去,发现那几位同为堂主的剑姑,却一个个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吴枫好歹是一个年过三十的人,不会自信的认为人家是看上自己。

    她们多半是想和自己比试一番,难得有一位遥山剑宗的堂主到她们山中,本身就痴迷于剑道的这些剑姑们,估计巴不得现在就提剑相迎。

    似乎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她们这里确实不是很欢迎男子。

    先到的南玲纱姑娘,却是坐在白色伞帐下,面前放着香果美酒,还有一位女弟子在旁边伺候着。

    而昊野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了,他基本上坐在外边,风也吹,太阳也晒,面前就有一杯最简陋的清水,别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吴枫再看了看自己的坐席,果然是一个蒲团,母鸡在上面都能够孵蛋的那种。

    男女差距,真有那么大吗?

    昊野似乎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,云游在外的他,本身就经常睡破庙,对于这里的待遇已经很满意了,可吴枫就有那么一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他勉为其难的坐在了蒲团上,太阳光正好照射在自己的眼睛,刺得令人难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女弟子邵莹登上了山。

    白秦安简单的介绍了一番,果然那几位堂主、长老都表现出了几分该有的待客之道,并亲自将邵莹请到了和南玲纱一起的高贵白帐下,由缈山剑宗的女弟子恭候着。

    邵莹辈分低,实力也不高,她无非就是一个凑数的,看到比自己厉害多的昊野师兄和吴枫师叔有些可怜的坐在一角,顿时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吴枫轻叹了一口气,摆了摆手,示意邵莹入乡随俗吧,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上,人家整个国家就是这风气……

    没多久,云中河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白秦安甚至连介绍都没有介绍,那几位缈山剑宗的长老、堂主更没有半点兴趣。

    云中河一头雾水,然后就被安排在了吴枫的旁边,同样是一块蒲团,你自己爱怎么坐就怎么坐,太阳正最火辣辣的时候,即便是秋天,也灼得人浑身难受。

    云中河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师叔,我们千里迢迢而来,都已经到了国都,不仅仅将我们晾在一边好几日不说,好不容易可以上山了,竟然这么不把我们当回事?”云中河压低声音,在吴枫耳边诉苦。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没把我们放在眼里,你看邵莹不就盛情款待吗?”吴枫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中河顿时哑口无言了。

    所以,就因为他们是男儿身?

    到他这,连口水都不给喝?

    大热天的,云中河手脚冰冷,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男人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在缈国站起来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了有小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缈山剑宗的人一句话不说,仿佛只要有人没有登上山,他们就不屑与遥山剑宗的人交流。

    “祝明朗那家伙不会迷路了吧?”云中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没了剑修修为,可能看剑谱有些吃力,再等等吧。”吴枫沉心静气道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祝明朗从山坪阶梯处走了上来,他望了一眼缈山剑宗这阵仗,虽然清一色女子,赏心悦目归赏心悦目,但她们身上透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寒气,让人着实有些不大舒服。

    “人都齐了。”白秦安说道。

    星画姑娘并没有上山,与方念念在国度等候。

    考虑到有可能会偷神古灯玉,没有什么自保能力的预言师小姨子还是不要涉险会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请入座。”一名浑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剑姑走来,指引着祝明朗往太阳底下放着的一个简陋蒲团走去。

    祝明朗却径直走向了那华美的白色伞帐下,坐在了南玲纱的旁边,拿了一窜自己平时爱吃的葡萄,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客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规矩,男子不能入篷,不能坐椅……”这时,那位严实包裹的剑姑厉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秦安正要说话,她身边的那位掌门却抬了抬手,示意白秦安不要插手此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定你们的规矩,遵不遵守是我的事情。”祝明朗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如此粗横?”那位剑姑气呼呼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首席弟子都对我客客气气的,你一个小剑姑也敢在这里指手画脚。”祝明朗瞪了这趾高气昂的剑姑。

    吴枫、云中河、昊野看着在别人地盘上依然这般嚣张跋扈的祝明朗,不由在心中竖起了大拇指!

    硬气!

    “这里是缈山剑宗,容不得你一个卑男在这里放肆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祝明朗没耐心了,冷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叽叽喳喳,扰人清净。

    那小剑姑,气得满脸涨红,面对这样根本不守规矩的人,她完全没有办法,只能够眼神带着几分可怜的求助那位唯一没有戴纱笠的堂主。

    那位堂主,面容冷峻,一股子掌管戒律之人才有的严厉与专横。

    “吴枫堂主,你们弟子在门中也是这般没有规矩,从不管束的吗?”戒律剑姑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我小师弟祝明朗,并非弟子。”吴枫淡淡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管束祝明朗???

    剑尊老太公都管不住!

    何况要管束他,你得先打得过他啊。

    “我们规矩传承数千年,在规矩没有摆正之前,我们不会进行这一次剑术交流。”戒律剑姑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好交流的,一些陈旧、无聊、没什么实质作用的老掉牙剑法,像你们这群深山老林、固步自封的剑姑之所以觉得自己还是剑宗翘楚,纯粹是因为你们出门的少,夜郎自大。”祝明朗说道。

    吴枫在一旁,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!

    收敛一点点,人家长老级、掌门级都在场的!

    “呵呵,好大的口气,这些年来,敢在我们缈山剑宗这样大放厥词的,你是第二个。”那位戒律堂主走了上来,一副非得立一立威的驾驶。

    男人就是这样,一天不打,上房揭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