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鸭山股票开户

二九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>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蛇妖,我要你们助我修行!

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蛇妖,我要你们助我修行!

    房间已经被无痕伸展咒,扩大了数倍有余,宛如霍格沃茨礼堂。

    一块白色的宝石,挂在房顶,散发出微光。

    乳白色的光芒照在地面,形成了一座极为光亮的“岛屿”。

    在光环的中央,一具尸体躺在布满尘土地板上,像显微镜下的一只昆虫。

    ——洛哈特!

    威廉站门旁边,眯着眼,远远观察这位已经失踪快一年半的上任黑魔法防御教授。

    洛哈特的尸体没有腐烂,他全身仿佛被烧焦一样,黑糊糊的。

    他四肢蜷曲着,似乎临死前,受了很痛苦的折磨。

    尸体不远处,还放着一枚丑陋的黑宝石戒指,佩弗利尔的标志,是那么得显眼!

    一瞬间,邓布利多呼吸急促起来,他的脸上,露出威廉从未见过的……狂喜!!

    那种狂喜,就好像茶看见霍格沃茨城堡大小的猫薄荷;

    就好像穿越前,威廉的刮刮乐中了大奖;

    就好像,一群金发大长腿小姐姐,给川普唱应援歌、拉选票。

    那洋溢的青春活力,别说建国同志了,就连佛法高深的威廉,看了之后,都隐隐有些把持不住!

    忍不住想来一句:蛇妖,我要你们助我修行,只要你们能乱我的定力,我就……投票!

    虽然他的票没用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显然处于把持不住的状态,他一步踏出,以不符合他年龄的矫健,朝着戒指奔去。

    威廉严重怀疑,邓布利多那一袭长袍下,其实是打熬多年的肌肉。

    但洛哈特就死在戒指旁,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

    那戒指……有毒啊!

    “教授!”威廉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不闻不问,依旧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威廉变成海雕,腾空而起,又落在地面,挡在校长和戒指之间。

    “威廉,让开。”邓布利多的声音急促,似乎怕戒指飞了。

    “教授,我们是来摧毁魂器的!”威廉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能毁,我有用!”邓布利多直勾勾盯着戒指,轻声道:“我用过后,再毁掉也不迟!”

    “校长,洛哈特已经死了!”威廉丝毫不退让。

    “威廉,你不懂!”邓布利多艰难道。

    “付出什么代价,对我来说,都是值得,我不会有事……如果真的出事……就由你代替我,毁掉魂器!”

    邓布利多掏出魔杖。

    “现在,让开,求你了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不让呢?”威廉无比恼火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突然就不可理喻起来。一向智慧的他,仿佛中了夺魂咒。

    什么戒指,对邓布利多这么有吸引力?

    等等……佩弗利尔的纹饰!

    威廉顿时想起三兄弟的故事。

    九件死亡圣器,拉文克劳戒在威廉手里……那枚黑色宝石,似乎只有复活石符合条件。

    这是复活石?!

    邓布利多想复活谁?

    他父母?

    还是那个不知道为何早逝的妹妹?!

    说实话,复活石真要有复活能力,威廉也没有阻拦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戒指上,显然有着强大的保护魔咒,碰着就死的那种。这和冠冕不一样。

    摄魂怪能否硬抗着魔咒,吸走那片灵魂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如果不行,可能要动用蛇怪毒、历火咒强行毁掉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心里明白,便想在毁掉前,直接用手触碰。

    这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邓布利多已经魔杖抬起,似乎准备先制服威廉,再取下斯莱特林的戒指。

    不见他有什么动作,脚下便顷刻间水波汹涌,翻滚如沸,好似千军万马而过,朝着威廉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威廉露出凝重神情,魔杖轻点,青色魔法屏障,流光溢彩,挡在身前。

    水流撞了上去,四周尘土泛起,波纹跌宕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威廉射出数道红光,邓布利多全部轻巧挑开,大步前行,一副目中无人的嚣张模样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

    邓布利多的风范,倒是比伏地魔,更像一个魔王!!

    威廉心里暗自惋惜,校长不去当白魔王可惜了。他又没有孩子,就一个关系不睦的臭弟弟。

    和格林德沃打下诺大江山,可不就得威廉这个得意学生,帮忙继承?

    至于伏地魔,更简单了。

    直接就:

    白魔王回家,发现七十岁老汤姆带领食死徒英格兰起义!一声令下,欧洲十万巫粹党袭来。

    眼看威廉走神,邓布利多单手提着魔杖,淡然提醒道:“威廉,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似乎不是在冈特老宅,而是回到了时间循环中的格斗训练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魔杖一抖,银色光芒一闪而过,威廉的魔法护盾,就出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裂纹。

    紧接着,

    几乎是一瞬间溃散。

    实力这东西,毕竟还是需要日积月累。

    威廉虽然在时间循环呆了很多年,也经由邓布利多训练过,但比起校长,还嫩着呢。

    威廉没有任何惊惧,魔法撕裂了护盾,他便一报还一报,魔力骤然倾泄。

    四周流散的水流,粗如一道龙汲水,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表情平淡,嘴里轻声念着咒语。

    他所立之地,成了分界线,水龙卷被横贯阻截,不能靠近分毫!

    邓布利多魔杖挥动,一袭宽大长袍剧烈震荡,他两鬓银丝齐齐往后飘去。

    汹涌浑浊的水流,顿时化作一只水龙,狰狞摇晃。

    这条水龙直扑威廉,身躯长达两三米,翻滚而冲,裹挟四周水流。

    龙身所至,水流悉数给裹离而走,融入水龙身躯做鳞甲!

    转瞬之间,水龙就膨胀至六七米长,威力惊人!

    威廉脸色凝重,魔杖挥动,又是一道屏障,挡下水龙冲击。

    但只支撑了片刻,就给巨力撕扯得摇摇坠坠。

    威廉魔杖挥动,他身畔毫无征兆地响起风声,随后整条水龙以威廉和邓布利多为一条中轴线,向两边依次炸开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大踏步前奔,他每走一步,魔杖挥动一次,身前水龙便推进一层,如闷雷撼动大地。

    威廉头疼不已,正准备跑路,那头水龙突然消散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停下简简单单就已不可匹敌的攻势,老人垂下魔杖,似哭似笑,颓废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威廉抹了把脸上的水,缓缓走了过去,在老人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他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,

    开始的莫名其妙,

    结束的也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邓布利多苦笑一声,狠狠揉了揉满是皱纹的脸。

    “威廉,抱歉,我刚刚昏了头……我又做了蠢事。诱惑太大了……复活石……”

    他从宽袖中抽出手,猛然丢掉了魔杖,丢到了很远的地方,防止自己忍不住再想取走复活石。

    一时间,邓布利多有些难掩苍老的疲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求推荐票和月票各位大佬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