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鸭山股票开户

二九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倾世韶光 > 正文 第159章 观察
    饭桌上,还是熟悉的场景。

    我和卢卡斯抬眼望向对方,不知道该说是缘分还是默契,每次吃到最后我俩的筷子都会夹到同一个目标,凑巧到几乎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碟子上的最后一块小蛋糕松松软软,正当我以为我俩又要为食物展开一番激烈的明争暗斗时,卢卡斯和我对视几秒后,居然把筷子给挪开了!??

    我有些难以置信,扭头去找窈窕,悄咪咪的低声问她“这家伙,是不是脑子坏掉了?还是又被人下了什么蛊?”

    他居然没有跟我抢,也没有嘲讽我,这要是搁以前,那可是比母猪上树、铁树开花还要罕见的场景。

    窈窕喝了口茶,似笑非笑的眼神在我和卢卡斯之间转了个来回。“这不是病,是少年情窦初开了~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?”

    情窦初开……卢卡斯吗,对谁啊?

    我在脑子里自动筛选着最近和他接触比较密切的女生,好像也没发现卢卡斯对谁是有些特殊的。还没来得及深入思考下去,卢卡斯突然叉起那块小蛋糕见缝插针怼到了我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吃你的蛋糕,问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有些羞赫的打断了我跟窈窕的对话,在窈窕意味不明的眼神中扭过头去,但那傲娇的表情却压根掩盖不住发红的耳根,反倒更是让人觉得他这幅纯情羞涩的样子……有些可爱。

    今天,逐鹿会前三甲的比赛正式开始,我们第一轮面临的对手,果然就是歆亚学院。

    上场前,我在对方的比赛队伍中看到了凉颜。他的身高比起同龄人来说要稍低一些,可身上那股凛然的气质却令人难以忽视。

    长发飘飘的少年,墨蓝色的衣衫被风吹起,他执剑而立,目光仿佛在寻找什么人。

    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,他隔着人群向我望来。尽管离得太远,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,但某一瞬间,我感觉他似乎笑了。

    几天相处下来,我对这个少年也有了新的认知,再也不像之前那么抵触。他是够狠,但那是对敌人而言,他的好,只给自己认可的人。

    而我足够幸运,得到了他的温柔以待。

    比赛前一天,我们约定好,无论私底下有怎样的交情,赛场上我们都要拿出百分百的实力来进行交战,那才是对彼此最大的尊重。

    熟悉的哨声再度吹响,一触即发,双方队伍霎那间进入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对方有两个武者,两名灵师,一名法师和一名符师。战斗一开始灵师和法师就将攻击矛头对准了湮琉霜。

    跟光和卢卡斯预计的一样!

    之前的战斗中,作为王牌的湮琉霜所展现出来的惊天实力,果然引起了许多人的忌惮和重视。四系灵师,还拥有一头禁忌级别的灵兽,每次她一出手都能成为全场的焦点。

    他们主攻湮琉霜,看来是打着擒贼先擒王的算盘,抢先解决掉我们战队的最强战力。

    站在队伍最后方的卢卡斯观摩着战况,那两名武者分开了我和罹欢,湮琉霜一人独战三人,景夙与和他同为符师的人交缠着,而几乎没有人把注意力放到他和窈窕的身上……和他预料之中的场景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王牌轩虽然厉害,但掌控全局核心位置的,其实是指挥。歆亚学院没有作为指挥的人,他们是靠自己过硬的实力才走到了前三甲的赛场上,这样的队伍,看似坚不可摧,实则却外强中干,没有战队灵魂,只要找准切入点,便可一举击溃。

    卢卡斯纵观战况,很快便给我们每个人下达了不同的指令——我的任务,则是牵制和诱导凉颜。

    刀剑气浪相接,瞬间迸射出强绝的气压,径直冲上九天。灵兽的嘶吼,魔法的光柱,还有脚下场地崩裂的声音,一一从我眼前掠过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这是每一场战斗都会反复出现的场景,而我此刻却因为跟我交战的这个人,陷入前所未有的热血澎湃。

    凉颜足尖一点,利剑爆发出剑气华光,瞬息间剑光迤逦,刀破九霄。无法言喻的强大剑气,宛如泰山般直直压向我,不朽的绝世神兵,配合着他那登峰造极的剑术,让我久违的感受到了一种武力上被压制的感觉。

    剑光疾掠,直刺人中,我抬着冰穹的另一端将凉颜的剑往上一挡,腰背后弯,前滑而去,与他一上一下擦身而过。双剑摩擦出金属之声,一声落下,一声又起,急如骤雨。

    凉颜的剑快而不失力道,我在逐鹿会见过那么多的人,打过大大小小的赛场,只有他的剑是让我觉得难以招架的。哪怕我在幻境空间中日日苦练,现在也只能勉强和他打个平手而已。

    虽然本来就没有小看眼前的少年,但一番对攻下,我还是心惊,凉颜的功力简直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百招过后,我们两人对了一掌,那一掌,带着我所有的内力朝凉颜呼啸而去。而他也没有丝毫留情留情,将内力提升到了十层,回了一掌。

    两股掌力相撞空气中,涌动的强大威压仿佛要把整片云海掀起似的,可怕得叫人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一掌过后,我们各自朝两边弹开。

    落地,我嘴角掬起一朵妖娆的笑,手臂被震得发麻。凉颜在战场上,表情始终是冷酷的,哪怕对手是我,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。他大喝一声,剑光飞舞,继续展开进攻。

    我节节败退,隐约有不敌之势,凉颜并未心软,乘胜追击,我逐渐被逼到了赛场的边缘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也有着类似的情况。景夙、湮琉霜、罹欢、窈窕都几乎踩在了各个位置的边缘线上。若是一方队伍全员落至场外,胜利则属于另一方!

    卢卡斯观摩着这不利的局面,扬手一挥,脸上露出意气风发的笑容,那是他每一次胜券在握时才有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好了,各位。走位完成,开始收网!”

    他看向湮琉霜,“南朝阳,阳气旺,正克邪,光属性如鱼得水。”

    湮琉霜点头致意,收网第一步,由她开启——“光笼!”

    头顶的太阳在这一刻,比任何时候都要明亮。脚下的场地忽然升起万丈光芒,慢慢收束成鸟巢一样的形状,将对方队伍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他们不断的后退,最后身不由己地聚在赛场正中心的位置。那耀眼的光芒刺得他们睁不开眼睛,照射在他们身上的光元素,明明不是火焰,温度却比火焰还要更加炽热。

    高温舔舐着他们的皮肤,每一个毛孔都像针扎一般剧痛,每一道虚无的光束都像是把尖刀,割在他们的四肢百骇,没有流血,却疼痛钻心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的七窍,不知为何有一种要爆开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两名灵师的灵兽们发出震天的怒吼,叫嚣着想要撕破这层光笼。卢卡斯了然勾唇,手再次一挥,景夙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“符师准备,解决掉灵师的臂膀。”

    几张巨大的符箓从天而降,在那那些灵兽的上方旋转盘旋。符箓越缩越小,而被禁锢在符箓下方的几头灵兽也挣扎踉跄地倒了下来,随着符箓一同越缩越小,最后化成流光回到了灵师的体内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观众席上一片哗然。若说刚才湮琉霜的表现带给他们的是赞叹,那么景夙带给他们的就是震撼。

    灵师的召唤兽,一向只有在灵力亏空耗尽的时候才会重新回到召唤者的体内。而那两名灵师明显灵力还很充沛,而这个青年却仅凭着几张符箓就逼回了他们的召唤兽。

    这是要拥有怎样强大的修为,怎样可怕的技术才能做到的事啊!?

    以往大家的实力似乎都被湮琉霜的光芒所掩盖了,而在这一刻,那些作为评委、裁判、观众的人才忽然从心里产生一种直觉——这个战队的每一个人皆是凤毛麟角,天之骄子!

    接下来,随着罹欢窈窕的步骤一一落下,歆亚学院的队伍越来越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凉颜凝眉,目前的局势已经到了不得不用后招的地步,否则就真的翻不了盘了。他向身边的队友打了个指令,声音冰冷而沉稳,“是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法师点点头,给自己的队伍加油打气,“大家别慌,他们之中只有一个人是灵兽,而且只契约了一头灵兽,我们还是有占据优势的……”

    毕竟,那两名灵师的灵兽正好是阴阳互补,先天相配,还有后天孕育出来的属性技能,再加上凉颜教给他们的东风列阵,威力无穷,或可扭转乾坤。

    “风来!”

    万里晴空,忽然刮起了烈烈罡风。他们借助飓风破了光笼,我站在最北端的位置,看着那从天而降,即将聚形的风暴,连连咂舌。

    卢卡斯的大脑,到底是由什么构成的?居然连他们可能使用的阵法,都提前考虑到了!

    这个人真是聪明得令人发指,我斗嘴斗不过他,委实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见我还没有行动,卢卡斯皱着眉头催促道“王牌中的王牌,该是你上场的时候了,别光顾着看戏——”

    我挑了挑眉,时隔多日,终于将蓝澜从灵兽空间中放出。

    天空中落下了水珠,凉颜感觉到不对劲,东风列阵并不会招来雨水,这是哪来的水珠?

    几人仰头一望,一个似人非人的海洋生物从他们的上方飘过。它的上半身是人类小孩的模样,而下半身却完全是流动的水,浑身上下全是由水构成的。

    每一个它经过的地方,都会卷起瀚海波涛一般的汹涌水柱,那不是普通的水,他们居然攻不破。东风列阵所借来的风,完全被阻隔在了这层水外,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而那两头拥有融合技能的灵兽,仿佛感受到了某种巨大的威胁,瑟瑟发抖的躲在灵兽空间中,任凭主人如何召唤都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蓝澜停驻在天空上方,因为不能说话,不能暴露它无禁灵兽的身份,它只得眨巴着一双淡蓝色的水灵眸子,眼里是掩饰不住的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无禁灵兽的招数,可不是那么三两下就能轻松破开的!

    “不对啊,对方的灵师应该只契约了一只灵兽……”先前觉得己方占优势的那名法师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凉颜面色不善,忽然想通了什么,他瞳孔一缩,转头向另一个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彼时,一缕阳光从天端倾泻而下,泼洒在亭亭玉立的女孩身上。柔和的光芒在她的身上浮动游离,一袭流云飘渺的衣袂,随着迎面而来的清风,飘漾而起,带起惊艳的弧度,仿若乘风欲去的羽化仙人。

    看到她周身漂浮的灵力,凉颜在心里叹了口气。那个女孩,藏得可真够深的……

    那一天,就算没有他,那些人也不是她的对手吧!

    毕竟,她可是灵武双修,而且灵力修为,似乎比武修还要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见蓝澜的任务完成,我笑了笑,真正的好戏,现在才开始呢!

    气温猝然急剧下降,正值夏日炎炎的天气,却出现了六月飞雪的冬霜之景。

    歆亚学院忽然发觉双脚不能动弹,等他们反应过来之时,身体已经被迅速攀升的三尺寒冰包裹了大半。那些刚才阻断了他们阵法的水柱,通通变成了冰棱,横七竖八的缠绕在他们四周,令他们想躲都躲不开。

    坚冰蚕食了他们身体的热量,极寒的温度却令大脑保持着清醒。歆亚学院的队伍终于发觉了,那个隐藏在前锋当中的女孩,她才是最让人措手不及的存在。

    拥有水系灵兽和冰系变异灵根的武者,正当他们以为这就是我真正的实力时,接下来的一幕,更令他们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虚空中传来龙鸣,寒雾渐渐散开,美丽高贵的冰龙缓缓睁开那双只一眼就令万兽臣服的兽瞳,静静地嗤伏在我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灵物王!那是灵物王,那个女孩居然拥有灵物王!!”

    不仅仅是对方那两名灵师嫉妒得眼红,连观众席上的众人都不淡定了。接下来,又是一阵虎啸,威风凛凛的巨虎从湮琉霜身边踱步而出,王者之威尽显,将在场所有人的惊讶度引向另一个,议论和赞叹的声音如雷贯耳,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灵力元素本身并没有自我意识,可以任人索取使用。但灵物王却是个例外,他们由最精纯和强大的元素所组成,是自然界某一元素中的至高,拥有本我意识和自主攻击的能力,且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某些特别逆天的灵兽就是在这种纯粹和强大的元素中孕育出来的,它们既是灵兽,也是某一元素中的灵物王。

    就拿蓝澜来讲,它既是无禁灵兽,也是水系灵物王,拥有最为强大的水系灵力。在这个世界上,只要还有一滴水,它就不会死亡。并且只要它还在,哪怕再干旱的地方,也能绵延出一片汪洋,灵物王的本身便是自然界能源的存在。

    因此,这个世界上,灵物王的数量屈指可数,是比灵兽还要令灵师眼红的存在,听说有些灵师不惜以自己的灵兽作为祭品,也想契约一直灵物王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高贵的存在,又怎么会甘心受人驱使呢。想要得到一只灵物王,除非是拥有得天独厚的好运和无与伦比的天赋,才能得到这种尊贵存在的认可!

    而现在,突然之间出现了两只灵物王,甚至叫八方势力的那些人都快要按耐不住内心的澎湃

    随着光系和冰系两大灵物王的加入,方圆百里之内涌动的光灵力和濒临力就像是一架架无人战斗机,自动跟随在王的身边,杀入了敌军之中。

    观众席上,将这一切收在眼底的歆亚学院副院长摇着头,颓废的语气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自己学院的结局。

    院长却摸着胡须,好整以暇的安慰道“别急,比赛没到最后,就不要妄下定论……”

    “院长,难道你还给他们准备了什么大招吗?”

    隐藏在胡须瞎的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院长的视线慵懒地放在下方,似乎对这样的局面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,慢吞吞地回答道“你继续看就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,就快到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那个人给的东西,应该不会有差错。

    我走上前,凉颜的全身几乎都被包裹在了冰里,连想要抬起剑,动作都迟钝地犹如生锈的铁器。而他的那些队员,也已经趴的趴、倒的倒,看上去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们要赢了哦~”

    我有些骄傲的想要拍一拍凉颜的头,但他的头发也被冰冻得僵硬,扎得我拍了一下就立马松开。

    我对着凉颜的胸口拍了一掌,他被我拍飞在地,跌倒之时,身上的冰也碎了一地。凉颜的四肢都被冻得僵硬麻木,连从地上站起来都做不到了。

    输已成定局,强弩之末的少年无力也无心再做反抗。他看着我,脸上露出甘拜下风的表情,“小世,你真是让我感到惊讶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我伸出手,想将他从地上拉起,也为我们彼此间的这场比赛画上一个句号。

    兀地,心脏窒息地一跳。

    我的脑海天旋地转,视野瞬间变得模糊。黑暗迅速笼罩了我的视网膜,所有的声音都从我的耳边远去……

    我的手背上,有一道很小的伤口,那是被凉颜的剑所划伤的,只是破了点皮,连血都没有流。可是此时焚绞入骨的疼痛,从这只手臂传达到心脏,又随着每一次的心跳,遍布全身的每一个细胞。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这么痛过,痛得我恨不得立刻就晕死过去!

    步子一软,我神志不清的向前跌落,眼前是模糊的,光影越来越暗,然后我听到了有很多人在我耳边大叫,他们在说什么呢,为什么声音越来越小了?

    “小世,醒醒啊!你怎么了——!?”

    凉颜接住我,惊魂未定地拍打着我毫无反应的身体,事出突然,他整个人都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最先冲到我身边的是湮琉霜,她一把将我从凉颜怀中夺过,叫窈窕跟上之后,就马不停蹄地抱着我向赛场外跑去。而队伍中的其他人,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此时,傲世营没有人再去关心着这场比赛的结果,他们的心神全都凝聚在那个昏倒的女孩身上。

    “等等,比赛还没有结束,你们要是全都离开了赛场,那这场比赛傲世营就输了——”

    主持人高声提醒他们。

    走在最后的卢卡斯瞥了他一眼,“一场比赛的胜利而已,哪有队友的生命重要!”

    傲世营的队员全都自愿跳下场外,最终的结果以令人大跌眼镜的情形颁布。凉颜还维持着拥抱的姿势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,主持人宣布的胜利,他也没怎么去听。

    眼神一直盯着那些人离开的方向,终于,他想起了什么,急促地跟上他们离开的步伐,口齿不清地呢喃着一个名字。

    坐在上方的院长看着他这个模样,眼里闪过轻蔑的色彩。

    不久前,有一个身份未知的神秘人给了他一包毒,名字叫做——沙华引。

    传说,在世界诞生之初,有一个强大无比的邪祟,摧枯拉朽、无人能敌。后来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,他被封印了,但却有人用特殊方法得到了他的血液。

    而他的血液,就是这沙华引。

    黄泉狱海,沙华引路!

    沙华引乃剧毒之物,人神难救,无药可解!

    他将一块石头用沙华引泡过后,送给凉颜做磨剑石。原本是想他在赛场上用这把淬了沙华引的毒剑收割那群人的人头,没想到这小子,整场下来就只盯着一个人打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最后还是伤到了那女丫头,而且结果是令自己满意的,院长也并不打算计较太多。

    他从观众席上走向,剩下的,那就是去毁灭证据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宽阔的大床边,挤满了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围在了我的身边,心急如焚却又不敢多话。窈窕完全找不出我身上是出了什么问题,眼瞧着我的气息越来越微弱,只能把最后的希望投向光。

    光用力量探查我的全身,找到那股作祟的矛头,当他想将这毒驱出我的体外时,却发现自己的力量居然被吞噬了。

    瞳孔骇然一缩,他收回掌心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只有那股力量可以和他相牵制,相抗衡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救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光无比艰难与自责地说出这句话,短短一句话,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焦急等待在一旁的众人,情绪瞬间崩溃。

    湮琉霜踉跄了一下,险些站不住。

    如果连这个男人都没有办法的话,那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救她的妹妹?

    窈窕的眼泪夺眶而出,罹欢咬牙切齿地看着站在一旁,同样难以置信的凉颜,情绪崩溃,青筋暴起,揪住他的衣领,嘶吼着给了他一拳。

    “是你,是你害的她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交情一向很好的吗?为什么要对她下杀手!我一开始就不赞同小世和你这种冷面无情的人来往,是她说相信你不是个坏人,是她说你不会伤害她——!”

    “结果呢?你就是这样对待她的信任。他现在半死不活,你是不是很开心啊……给我滚!!!”

    凉颜被赶到了门外,罹欢下手毫不留情,而他也完全不躲闪,脸上不多时便青一块紫一块,而目光却依旧死死的望向房间里的那张床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看到你在这,杀人凶手,少假惺惺地装什么担忧,小世现在这样不正是你害的吗?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凉颜拔剑出鞘,手指从剑身上扫过,然后停留在中间,双指并拢,往下一砍。那柄跟随了他数年的宝剑,瞬间一分为二,剩下的部分也寸寸碎裂。

    “我以命起誓,若对小世有半分害人之心,有如此剑!”

    罹欢哼了一声,还是无情的将门在他面前关上。

    屋内,躺在床上的女孩情况越来越糟糕,她的面色苍白,心跳也几乎停滞。

    紧接着,众人发现,她原本的黑发竟然开始丝丝缕缕的变成银白,银色的发丝,仿佛是女孩生命流逝的征兆。

    窈窕的眼泪流个不停,她几乎没有再去把脉的勇气。女孩的胸腔,似乎已经没有任何起伏了。

    光痛苦地凝望着我的睡颜,这是那个邪祟的力量,女孩的身体里本来就有着他遗留下来的咒根,如今又有了另一股力量的加持,就算他的实力能够翻云覆雨,去撼动不了这股与他天生相克的邪力。

    痛苦压抑的气氛围绕在整个房间中,忽然,门外响起了急促拍门声,噪音大的让人难以忽视。

    罹欢以为是在凉颜敲门,戏份的小儿叫她安静一点,打开门,却发现门口站着的是两个俊美如天神的男女。

    他们无视了罹欢,直接闯入。

    罹欢回过神来,想要立刻拦住他们,却被光厉声喝住。

    “不得无礼!让他们过来,这是小世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都始料未及的注视着这突然驾到的一男一女,光已经引领他们走到了女孩的床前。

    湮苍漠多看了这个男子两眼,他们还没有自报身份,这个人就已经提前知悉,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但眼下,还有更要紧的事摆在他们眼前。

    “小世是不是得到后土令了?”

    “让她把后土令吞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