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鸭山股票开户

二九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东晋北府一丘八 >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 逼问青龙黑袍谁

正文 第二千一百七十五章 逼问青龙黑袍谁

    玄武平静地看着青龙,缓缓地开口说道:“你就这么确定,我们现在已经斗不过你的这个朋友了?他真的有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青龙微微一笑:“从我跟他的接触来看,我们组织的核心机密,他大多数掌握,而且他身边的杀手护卫,比起陶渊明是只强不弱。陶渊明可以轻松地解决掉象刁逵这样的一州刺史,或者是摆平诸葛长民这一路的建义京八,他的能力,我们都清楚,但黑袍的实力,显然在他之上。所以,我认为跟他做朋友比做敌人更好。”

    白虎沉声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朋友想要什么?刘裕确实是我们现在不能对付的,但他不会真正现在威胁到我们,因为他想要的跟我们的组织并没有不可避免的冲突,但你的这个朋友,也是如此吗?”

    朱雀冷笑道:“就是,你跟他很熟?对他想要做什么很了解?他不过就是帮你弄到了郗超留下的那些地契罢了,你就这么信他?”

    青龙勾了勾嘴角:“他想要的,也是世家天下,也是维护我们高门世家掌权的这个体制,从他的所做所为来看,也一向如此。我问过他为何不加入黑手党,他说自己跟我们组织很有渊缘,但立誓不入,但答应过我们黑手党的前辈,一旦组织有难,他会出手相助。别的,就不愿意多说了。现在我们组织的力量不足,以前的积累几乎损失殆尽,我有些事情不指望他,难道还能指望你们吗?”

    玄武叹了口气:“青龙大人啊,我们现在再也经不起内斗了,之前虽然组织不禁各方镇守与外部势力接触,联手,但后来弄出了郗超这样起了反心的人,最后几乎让组织覆灭,这个你口中的黑袍,只凭他自己说要帮我们,你就相信?他如果真的是好人,为何之前郗超搅乱我们组织的时候,却不出手呢?直到王凝之覆灭时,他才出现。你真的觉得这个人没有问题?”

    青龙微微一笑:“我觉得吧,要是以前我们组织实力强大,翻云覆雨的时候,这个人出现,可能确实目的难测,可现在人家已经比我们要强了,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?黑手党本就是见不得光的地下组织,没有名份也没有大旗,现在我们甚至要继续通过弄个假黑手党,再玩一出假装给桓玄消灭来脱身。他要消灭我们,有何好处?”

    玄武冷冷地说道:“我是不相信这个世上会有什么为了答应别人一句话,就去冒巨大风险暴露自己,帮助别人的好人。哪怕刘裕,现在接触了权力之后也开始有自己的盘算了,黑袍的存在,已经让我们组织处于风险之中,青龙,我希望你能跟他断绝来往。”

    白虎点了点头:“我也同意。”

    青龙的眼中冷芒一闪:“你们是想以多凌少,强逼我就范?哼,无论是作为明面上的我,还是作为黑手党的镇守,最不喜欢的就是给人强加意志服从。要么你们就跟以前那样三对一火并了我,想要我现在就跟黑袍断交,休想!”

    朱雀突然笑了起来:“不,不是三对一,是二对二,这回,我支持青龙。”

    玄武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:“朱雀,你竟然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朱雀沉声道:“我在守护我们组织的原则,四方镇守,应该有自己独立发展的权力,只要不象郗超那样公开背叛组织,那就可以保留这个权力,这是我们前辈定下的规矩,如果人无自由,要屈从于组织中其他人的压力,那我们还要建立黑手党做什么,直接听命于皇帝便是。青龙的做法我虽然不赞同,但我们不能逼着他放弃在外面的自主权,如果我们作为镇守,没有这个起码的自主权,那我们的组织,也不可能发展壮大。玄武大人,白虎大人,你们现在都有很有实力的朋友,但青龙大人唯一的外援也就是这个黑袍了,你要他断了跟外界的关系,那麻烦自己先以身作则,别在外面交朋友,这样我也许会改变主意。”

    白虎笑了起来:“朱雀大人,你这话很有道理,也罢,我也不逼青龙大人了。不过,现在的问题是,他的这个朋友,让我们组织陷入了危险之中。至少,我得弄清楚那两件事。如果青龙大人你不知道,那麻烦你的朋友回答一下,这是我作为黑手党一方镇守必须要提的要求,因为这涉及我们组织的存亡。”

    青龙冷冷地说道:“我不觉得死个刘况之就会让我们组织陷入生死存亡了,白虎大人,你这话是不是有点言过其实了?”

    白虎的眼中光芒闪闪:“言过其实?刘穆之带着刘裕入城后连宫城都不去,入城式都不搞,直接就进了那方林酒馆,你当这是小事?加上之前刘牢之的死,他们已经察觉,有一个神秘而黑暗的强大组织存在,甚至慕容兰留在京口而不是跟着刘裕打这么重要的战役,也是因为要防这个组织突袭他的家人。我们之前废了这么多的心血布下的脱身之法,做的黑手党被消灭的假局,恐怕已经不能再瞒住刘裕了,一旦他们开始全力追查我们,你觉得我们还不是生死存亡?”

    青龙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之色:“可这事不是我们做的,他再怎么查,也不可能查到我们头上,你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白虎冷冷地说道:“查不到?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王谧,王谧本身没有任何理由来做这事,以刘况之的谨慎,除非跟他接头的人,不然消息绝不可能外泄,而王谧又没有杀他的动机,那唯一可能有问题的,就在于这个接头人身上了,此人身为王谧的下属,一直跟刘况之保持接触,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出手杀了刘况之,这事你觉得是小事?从一开始这就是个局,设了套让世家高门往里钻,而设局之人想要害的,绝不会仅仅是个王谧,他的目标,一定是指向了长期在幕后的我们!如果刘穆之开始彻查京城,那我们的组织,就有暴露的风险!”